<del id="jjljh"></del>

<track id="jjljh"><strike id="jjljh"><strike id="jjljh"></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jjljh"><strike id="jjljh"><ol id="jjljh"></ol></strike></track>
<pre id="jjljh"><strike id="jjljh"></strike></pre>
<pre id="jjljh"><pre id="jjljh"></pre></pre>

            全力推動構建甘肅區域發展新格局

            作者:王必達 來源:每日甘肅網-甘肅日報 發布時間:2022年06月09日 點擊數:94 字號:【

            不論是構建“一核三帶”發展格局,還是實施“四強”行動中的強省會、強縣域行動,其主基調是謀求空間協調發展。

            省第十四次黨代會明確提出,要推動構建“一核三帶”區域發展格局,牽引帶動全省協同聯動發展;主要抓手是實施強科技、強工業、強省會、強縣域“四強”行動,推動綜合實力和發展質量整體躍升。這是從空間視角發出的一個強烈信號:甘肅在完成脫貧攻堅任務之后,將全力推動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不論是構建“一核三帶”發展格局,還是實施“四強”行動中的強省會、強縣域行動,其主基調是謀求空間協調發展。

            構建區域發展新格局的現實背景

            從空間布局來看,一個區域或省域完備的城市群體系應包括都市(特大城市,即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大城市(服務業、商業、文化中心)——中等城市(專業性工業城市)——小城市(農產品加工、農工產品貿易為主的服務業)——小城鎮(小集市)的鏈條。只有在這樣的城市體系或結構中,各層級的城市在功能上才能相互分工,實現交易費用最省、交易效率最高。目前,甘肅省城市空間布局的總體特征呈現出“大城市不大,中等城市缺乏,小城市太小”的局面:大城市不大,即“大蘭州”不夠強大,與“蘭州—西寧”城市群中心城市功能定位不匹配;中等城市缺乏,即酒泉、平涼、慶陽、天水等中等城市發展不充分,集聚效應未能顯現;小城市太小,即縣域經濟不發達,綜合競爭力不強,缺乏現代工業基礎,創新能力不足。

            黨代會提出構建“一核三帶”區域發展格局,其中“一核”,就是要建設以蘭州和蘭州新區為中心、以蘭白一體化為重點、輻射帶動定西臨夏的一小時核心經濟圈;“三帶”是指建設河西走廊經濟帶、隴東南經濟帶和黃河上游生態功能帶,重點支持酒泉、嘉峪關、平涼、慶陽、天水等中等城市率先發展。強省會、強縣域行動中,“強省會”是把發展壯大蘭州和蘭州新區作為加快全省高質量發展的戰略抓手,不斷增強在全省發展中的集聚效應和輻射帶動作用;“強縣域”是把縣域作為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基本單元,有效提升各縣域的自我發展能力??梢?,構建“一核三帶”區域發展格局和實施強省會、強縣域行動,都牢牢抓住了甘肅經濟空間協調發展的關鍵和短板。

            構建區域發展新格局的理論依據

            黨代會作出了既要建設一小時核心經濟圈、又要支持中等城市率先發展,既要強省會、又要強縣域的部署。按照克魯格曼“中心—外圍”理論分析,在開放和要素自由流動條件下,欠發達的縣域及中等城市的要素流動成本比相對發達的省會城市高,而且當兩者間的要素流動成本呈下降趨勢時(比如蘭州與各縣域的運輸效率不斷提高),縣域及中等城市的發展要素會流向省會城市,從而形成省會城市的經濟集聚,這更有利于一小時核心經濟圈和強省會目標的實現。

            這與支持中等城市率先發展和強縣域并不矛盾,甚至更有利于中等城市的率先發展和縣域經濟發展能力的提升。因為在省會城市形成經濟集聚后,要素跨縣域流動提高省會城市勞動生產率的同時,也會對縣域和中等城市經濟發展形成三個方面的協調效應:一是要素流出后使未流出要素的邊際生產力得以提升的效應;二是要素流出后的反饋效應,比如高考大縣會寧縣,每年流出的高素質勞動力在發達城市獲得高收益后對會寧縣的反饋效應,使會寧縣城的房價遠遠高于其他縣城;三是未流出要素的集聚效應,比如勞動力要素流出后,有利于土地流轉及集約化經營。

            如果上述三大效應能夠使縣域和中等城市獲得比要素流動前更多、更大的收益時,我們把這種經濟集聚稱之為“協調性集聚”?!皡f調性集聚”的實質是要素流動與集聚既有利于省會城市的發展,更有利于縣域和中等城市要素收益率的提高和經濟發展,即能起到“一石二鳥”的作用。這里的“集聚”體現“效率”,“協調”體現“公平”。在這種模式下,單個縣域和中等城市的經濟總量可能趕不上較發達的省會城市,但縣域和中等城市的人均收入水平與省會城市會不斷地趨同,效率與公平能夠得到很好的兼顧。由此可見,構建“一核三帶”區域發展新格局和實施強省會、強縣域行動,是甘肅謀求空間協調發展的模式創新。

            構建區域發展新格局的政策取向

            新形勢下,甘肅經濟空間協調發展的路徑和邏輯正在發生深刻變化,新機制的形成需要各類主體協同推進,發揮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的雙重作用。

            對要素流入的省會城市蘭州來說,要進一步優化公共服務體系,以適應空間結構不斷優化過程中,經濟集聚和勞動生產率不斷提高的需要。首先要強化互聯網、信息技術、數字技術等基礎設施建設,促進生產空間和生活空間的數據連接,使產業在網絡化發展中不斷提高生產效率、服務效率和資源配置效率。其次,要積極探索企業離散型智能制造、流程型智能制造、網絡協同制造、大規模個性化定制、遠程運維服務等新模式,使產品在智能化制造中不斷降低知識和技術的空間溢出成本。第三,要加快綠色基礎設施建設步伐,增強城市自我凈化與自我修復功力,以適應創新要素不斷集聚的需要。第四,要深化教育、醫療、養老以及食品安全等民生領域的改革,給予城市非戶籍常住人口在就業、社會保障和公共服務等方面的平等待遇,讓城市更有溫度、更富創造力和競爭力。

            對要素流出的欠發達縣域及中等城市來說,要建立健全要素自由流動機制,以適應空間結構不斷優化過程中,要素收益率和回報率不斷提高的需要。首先要完善欠發達縣域的開放政策,降低交易費用,提高未流出要素的邊際生產力和收益率。第二,要以基礎設施的有效供給和中高端供給為目標,完善基礎設施的服務功能,提升基礎設施的科技含量與智能化水平,積極承接發達地區的制造業轉移。第三,要擴大土地要素經營規模,使欠發達地區分享土地增值的收益;積極探索戶籍、社會保障等領域改革的有效途徑,鼓勵勞動要素自由流動和跨區域流動,提高勞動要素的收益率和回報率。(作者為蘭州財經大學副校長)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相關閱讀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和网友在公园做的我好爽
            <del id="jjljh"></del>

            <track id="jjljh"><strike id="jjljh"><strike id="jjljh"></strike></strike></track>
            <track id="jjljh"><strike id="jjljh"><ol id="jjljh"></ol></strike></track>
            <pre id="jjljh"><strike id="jjljh"></strike></pre>
            <pre id="jjljh"><pre id="jjljh"></pre></pre>